one piece

十二国记-经典语录

<十二国记>经典名句
○阳子:就算被人背叛,那也只是背叛别人的人变得卑鄙!因为不是出于善意就不相信人吗?如果对方不亲切对我就不能对他亲切吗?我相信对方,和对方是否背叛我,没有任何关系!我只是一个人,这就是为什么所有有关我的事有我自己决定!就算没有任何人对我好,就算怎样被其他人被背叛,我也不会成为一个不相信任何人的卑鄙小人!跟世界和他人无关,因为我想对人亲切所以亲切,因为我想相信别人所以相信!

○阳子:心是不需要鞘的。

○阳子:我觉得,人想要幸福的话既简单却又困难。

○阳子:我在这里学到了很多东西,其中最大得收获就是知道了自己多么愚蠢。不是我故作谦卑满足自己的心理,我真的很愚蠢,总是看着别人的脸色,没有真正的自我,但是,终于…我想去寻找不再愚蠢的自己,从现在开始,从现在开始一点点努力,然后能成为好一点的人就好了。

○景王 阳子:人啊,真正感谢、尊敬对方时,会自然而然低下头。以适度的礼仪对待他人,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景王 阳子(废除”伏礼”时讲话):人不是任何人的奴隶,不是为了做奴隶而生.即使被欺压也不屈服,即使遭遇灾难也不气馁,遇到不公正时能毫不畏惧地纠正,不向禽兽屈服献媚.我希望庆的子民成为这样的自由不羁之民,成为统治”自己”这块领土独一无二的君主.为此,我希望每个人从毅然抬起头一事开始做起.

○乐俊 :那些事情取决于你本人为此付出多少努力不是吗?跟上天祈求做什么?考试的话,努力学习就能通过;金钱的话,努力赚就会有。到底要祈求什么呢?

○乐俊(对 祥琼):世上大多数人都穿着这样的褴褛,但是谁也不觉得害羞.因为这是他们靠自己双手的劳动得到的最好的衣服.也有什么努力也没做过却穿着锦缎的人,但是没有经过努力也被赋予,意味着他们担负着与其穿着等价的职责.没有什么不完成职责而能得到的东西啊.如果说有,那就是什么地方错了.就算你把这些错的地方做为盾牌,谁也不会认同你.


○乐俊:在不知道该选哪一边时,就选自己应该做的那一边;同样都会后悔的话,选择后悔较轻的一边比较好是吧?我想看阳子会建成什么样的国家 。

○清秀(对 大木铃) :只是在炫耀自己比别人更不幸,不是吗?说什么那家伙很可怜,自己更可怜什么的,只不过是在刻意让自己觉得不幸而已。有痛苦的事很伟大吗?能够忍受痛苦很伟大吗?我的话就想办法让自己不那么痛苦。说什么一个人比另一个人更痛苦根本是假话,每个人其实都有同样多的痛苦.真的痛苦的话,人就会拼了命想办法从那种情况下逃脱出来.没有逃走,是因为姐姐只是喜欢把自己置身于不幸的感觉里不是吗?对这样的人为什么要同情?

○清秀:空想这种东西用不着力气,把重要的事搁在一边,什么也没做,当然空虚了.

○清秀 :我觉得人的哭有两种:觉得自己可怜的哭和单纯……伤心的哭.觉得自己可怜而哭,是小孩子的泪水,就像在希望有谁能为自己做什么.爸爸,妈妈,或是其他的人.

○祥琼 :人真的容易和其他人竞争不幸呢.明明死去的人才是最可怜的.一旦同情别人,就好像自己输了一样.也许”自己最可怜”和”自己最幸福”的想法同样让人自我感觉良好吧.当被人提醒”你错了”时,会很生气吧.这时人会想”为什么还要指责已经如此可怜如此不幸的我.”

○采王:就算语言相通也不代表能明白互相的想法;也有语言相通但互相无法理解的痛苦,重要的不是固执于一种观点,而是接纳对方.

○采王:所谓生活就是一半是幸福,一半是痛苦,一个人之所以幸福,并不是他得天独厚,只是那个人心想着幸福,为忘记痛苦而努力,为变得幸福而努力。只有这样才能使人真正幸福,反之,再多的幸福也被当成了痛苦。

○扶王 :责难无以成事.

○青辛:责难人容易,谁都能做到.但是,单纯的责难却不告诉对方正确的道路的话,从中诞生不出任何东西.改正意味着要成就什么事情,而责难什么也成就不了.


○供王 珠晶:我能过着比这些人更好的生活是因为担负着更沉重的责任。对这种满心喊着“不要,不要”想逃走的人同情是对好好完成同样工作的人的一种侮辱。

○大木铃:默默的忍受,然后就这样变得越来越胆怯。一边忍耐,一边“为什么我如此不幸啊。”这样自我安慰着就过去了 。

○延麒 六太:才不是那样呢,是因为帮助别人,才能使自己坚强起来。

○后藤:人是污秽而卑鄙的生物。那是我们人类背负的宿命,只要生而人,就没办法逃开这种宿命。没有人是没有自我的,没有人是没有自我欲望的。

○延王 尚隆:百姓不会信任迷惘的君王,也不会有任何一位大臣会称赞坦率表现苦恼的君王为人正直。迷惘的时候就说是在思考。

折服使令口诀(景麒示范):临 兵 斗 者 皆 阵 列 前 行,神敕明敕 天清地清 神君清君 不污不浊 鬼魅降伏 阴阳和合 急急如律令!雀胡!(妖魔的名字)

折服使令口诀(泰麒折服饕餮):临 兵 斗 者 皆 阵 列 前 行,鬼魅当降 阴阳当合 鬼魅降伏 阴阳和合 急急如律令!降伏!傲滥!

麒麟:遵奉天命,迎接主上,不离御前,不违诏命;誓约忠诚。
王:我宽恕。

<十二国记>经典场面
第一幕
经历战乱的国家,民不聊生,人们食不果腹,所有的小孩子都很难活下来。为生计所迫,六太的父母决定把他丢弃。4岁的六太不小心听到了父母商量的谈话:“那个孩子太虚弱了,一见到血就会发烧,反正这样下去也不行……哪怕一个也好,不减少一个的话……”

六太只是悄悄的悲伤的听着,不发一言。小小年纪的他就要承受如此残酷的事实。

第二天,六太的父亲把他带到了森林,说:“孩子,你在这里等着阿,我马上就回来,不要走开哦”
六太点头:“嗯,我不走开。”
父亲抚摸着六太的头:“好……是好孩子,等着阿”然后起身离去。心知父亲这一去就再也不会回来找自己的六太,只是用悲伤的眼神目送父亲离去。

夕阳西下的森林里,一个落寞的小孩子,喃喃的对自己说:“我绝对不会回去的,不回去让你们烦恼,直到大家的生活平静下来,变得幸福了,记起我,来接我为止……我都会等着的……”

伴随着凄凉幽怨的钢琴声,这一幕真的令人印象深刻。不想成为大人的负担,4岁的孩子懂事的甘愿被抛弃,这是怎样的懂事,又是怎样的令人心酸。

第二幕
得知阳子是景王后,乐俊对她使用了敬语的称呼:“景王陛下。”
阳子:我还是我!我只是我自己!(抓住乐俊的手)我终于明白了,我只是想当我自己而已!王也好,海客也好,都没关系!我以为和乐俊已经成为了朋友,但是却被朋友对我用敬语!(收回了手)被远离……如果这是因为我身处玉座,那我情愿不要它!
乐俊:您是位无比尊贵的人!
阳子:那是歧视!乐俊没有因为海客而歧视我,却因为我是王而歧视我。我们的距离,根本不远,是乐俊的想法把我们隔开了。我和乐俊之间的距离,难道不是只有两步吗?
乐俊:不对……
阳子疑惑:不对?
乐俊抬起头,微笑着说:“对我来说是三步……”(走过去握住阳子的手)

阳子高兴的抱住了乐俊。
这一幕也是很感人的。同时让人看了很开心。朋友的距离其实不远,除去了等级,身份,地位,财富,等各种因素,其实我们的心可以靠得很近。阻止我们的,其实只是我们自己的想法和观念。心看开了,什么束缚都能抛开。友谊的可贵,即在于人们的心心相印。

第三幕
面临战乱的小松家族正在商讨应对事宜。属下提出让身为少主的小松尚隆先行逃走。
尚隆:开什么玩笑!我可是这片领土的主人!你叫我抛弃子民逃走吗?
属下:正因为您是主人,所以无论如何也要活下去!
尚隆:我被大伙称作少主,被上上下下的人奉宠至今,现在要是弃他们于不顾,我怎么面对他们!这些人不是欣赏我的人格,也不是敬佩我的器量,仅仅因为我有一天会成为主公,所以对我另眼相待。只有我一个人活下来,然后要我振兴小松家族吗?可笑!让百姓送死,那究竟是什么国家!整个城里只有我一个人,你让我在那里做什么!……用这颗脑袋,看看到底能救出多少百姓吧!”

○犬狼真君:“玉座不是小孩子的玩具。那不是用来坐,而是要去背负的东西,如果真的理解背负起王的责任是怎么一回事,无论是谁也不会说自己有王的器量。”

○珠晶:“我当然理解。要背负起国家是吧?国民的生命都负担在王的肩上是吧?选择左还是选择右,成千上万的人就会随之死亡或者哭泣是吧?”

“我是孩子,复杂的国政什么的,我根本丝毫不懂。来到黄海,就连自己一个人不靠别人帮助也走不下去。既然这样,我又怎么可能能背负起他人的生命啊!反正我最多也只能拼命学习,去上学,想做个小小的官吏就难如登天了。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我如果真的有王的器量,就算不来这种地方,麒麟自己也会来迎接的啊!”

“我是恭的国民。如果我是冢宰,就制定让全体国民一等到扬起麒麟旗就都去升山的法令!”

“王肯定在哪里。是谁虽然还不知道,但就因为那家伙说着‘黄海远啊,可怕啊’畏缩不动,在这个期间,就有人在不断地死去!听说哪里有妖魔出没,就带着一副忧心冲冲的表情感叹“真可怜啊,真残忍啊。”

“国民全体如果都去升山,就一定会有王在。可是有人却不这么做,带着一副事不关己的嘴脸,在自家的窗户上装上铁栏杆,隔着栏杆感叹世道,真愚蠢!”

“‘不去升山吗?’这么问别人,对方就笑了。带着一脸‘你还是孩子,不懂做王是多么不容易的事,黄海是多么可怕的地方才敢那么说’的表情。说我是孩子,是小姐出身,不知道世道的艰难,然后就笑——脸上露出只有他们自己才明白这些的表情!”

“让我来说的话,在身边就有人不停地死去,却还能挂着一副事不关己嘴脸的人才不通世理呢!死亡也好,痛苦也好,根本没有谁真正明白。这难道不对吗?”

“说什么‘黄海是可怕的地方,怎么能乱来’……哪里乱来了!连我都一横心就来了!”

Created By: sb123

Form Page: 十二国记-经典语录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