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piece

西红柿

March 8th, 2016

走进厨房,几个西红柿把我抓住了,哦,它们
是从田地里捡回来的不合格的西红柿
不是大一些,就是小一些
但是它们的甜味一定是准确的,包括酸味
我一刀切下去,力度也是准确的
生活如此被继续,被切开,被端上火焰
由于胃不健康,大部分被倒掉
这是一个从清晨到日暮的过程,或者是从
相思到放逐
从爱到被爱,从伤害到宽容
手持刀片的人相信刀片,而西红柿相信它的诚恳
这人间烟火

微风从我这里经过

February 25th, 2016

允许我沉醉,允许我哭泣,允许我在这么远的地方
把爱情掏出来,如掏一丛夜来香
面临星光的时候,面临深渊
我一直是个怀揣泥土的人,遇见你
它就有了瓷的模样
却没有人来告诉我每一条路都是晴
比你易跌倒,比你易破碎
作为一个贩卖月光和人间的人
我允许你,笑话我
如果哪一个早晨醒来,找不到彼此
只有微风吹过
一定要微笑,无论记得还是遗忘

一朵雪

February 20th, 2016

混迹在整个荒原,整个冬天时间的荒芜
有多少需要相守的颜色,从能完成没有缺口的内心
如果仅仅一笔,它的一生就被覆盖
但是唱吟都在拖泥带水的人世里
包括蝴蝶和一个暧昧温暖的春天
它在半空的时候和梦撞见,落下来就清新了
如果一个世界足够单薄
它的缄默便完成了与整个时间的对峙
和解
剩下的事情,就是在不远的地方
找到等待它的一滴水
把它覆盖

一只飞机飞过

February 18th, 2016

一只飞机飞过,巨大的轰鸣,不屑包裹云朵
不屑追逐错综复杂的历史
秘密是看不透的,它也不屑这晴朗万里的下午
你相信这个下午有风吗
你相信那些潮流没有任何预兆就过去了?
是的从它隐隐约约的轰鸣
到我把自己稳妥地放在一块草地上
它就过去了
一池水波还在那样摇晃,几根芦苇继续漫不经心
它们空体里时间下落缓慢
在一只飞机的眼睛里,夕阳浓重的村庄
一晃而过
不含世俗,不含别世俗埋得深的人

一把刀

February 16th, 2016

春天到了这个时候,万物噤声
如果心里还有喧哗,就是一匹处愈的红马
它的去向让人悲伤
你说悲伤了大半生,还不够吗
你说天边的弯月摘下来又能如何
是啊,黑暗无法抵御黑暗,疾病不能掩盖疾病
有人消逝,在云朵里一去不返
村庄的一棵大树被拔出,一个人的庄园
也血肉模糊了
越来越薄的我自己
整夜躺在磨刀石上
我准备好了亮闪闪的刀,遇见就会奉上

春雪,黎明

February 13th, 2016

微光透进窗,而把人拍醒的
是院子里的鸡鸣
在这春天,还是能听到事物拔节
低沉浑厚的声音
因为这光,它们总有清醒的心
逆光而出,是薄霜覆盖的田野
是轻轻打开门楣的人间
是身边的一颗树慢慢推到远处
它最美的枝条依旧朝着东方
在鸡鸣起落之间
一辆火车徐徐驶出站台
那些行色匆匆的人,背着故乡或他乡的黎明
雾气正一层层往下掉
而扔在傍边的一节生锈了的车厢
它的四角也有明确的光亮
真的
和我多像
地有多大,霜就有多白,除此之外,我并无祈求
鸡在田野上走来走去,人间温暖
我等太阳出来以后,出去走走
不把足印留下

割不完的秋草

February 2nd, 2016

我不再注意那些秋草,不再关心它们没及我的脖子
在大地上割草,从春到秋
而土地的秘密越藏越紧,甚至伤口都是谎言
除了与你,我与大地上的一切靠的很近
比如这个下午,一群人抬着棺材经过
他们把云朵扯下来,撒得到处都是
割完草,我倒在荒草里,它们藏起我
比任何事情藏起我都容易多了
我这空荡荡的皮囊,连欲望都泄了一半的气
只是忧伤没有这人生潦草,草里露出几个空酒瓶
我忘了什么时候喝的
它们杯口朝北,在风里打出幽暗的口哨
除了割草,我几乎无事可做
甚至面对天空交出自己也是多余的事情
一个人身上是层层叠叠的死亡和重生

Page 1 of 17812345...102030...Last »